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血战鼓浪屿

时间:2023-06-05 22:27:56 | 浏览:12

1949年10月上旬,第三野战军十兵团部署了解放厦门的作战计划,并决定以31军一部兵力进攻鼓浪屿、迷惑与牵制厦门敌军兵力,为进攻厦门助力。如果鼓浪屿登陆成功,那就是在厦门之敌背后插上了一刀,可形成“关门打狗”之势。漳厦战役示图鼓浪屿敌军的防

1949年10月上旬,第三野战军十兵团部署了解放厦门的作战计划,并决定以31军一部兵力进攻鼓浪屿、迷惑与牵制厦门敌军兵力,为进攻厦门助力。如果鼓浪屿登陆成功,那就是在厦门之敌背后插上了一刀,可形成“关门打狗”之势。

漳厦战役示图

鼓浪屿敌军的防御与兵力。

鼓浪屿位于厦门西南,全岛面积1.71平方公里,距离厦门仅隔着700米宽的鹭江。今天这个闻名中外的旅游名胜之地,谁能想到在七十年前,却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明碉暗堡,到处都是壕沟、铁丝网与电网。

侵华日军占领厦门后,视之为海防要塞,曾在鼓浪屿上修筑了坚固的永备防御工事。而蒋介石在大陆全面溃败后,试图继续踞守厦门等近海岛屿,以保障台湾的安全。于是,国民党残余部队把日军在鼓浪屿上修筑的工事进行了加固与改进,在岛上部署了第8兵团55军的两个步兵团、并加强部分炮兵,共约5000余人的兵力,以此作为整个厦门岛防御体系中的主要固守点之一。

鼓浪屿岛上有峭崖陡壁,浅滩与暗滩。在容易登陆的滩头地段,敌军用石头和汽油桶筑成丈余高的圆形城墙式阵地;每隔一百米,就有一座钢骨水泥筑就的二层碉堡和一层暗堡,环岛而筑。滩头上有鹿砦、铁丝网和电网;

靠近岸边的水面上摆着一些小船,船上装着汽油桶和炸药,这样的作用就是,如果有登陆船靠近时,就引爆燃烧,把滩头变为火海。

山顶上还设有迫击炮、战防炮阵地和隐蔽部,可以随时对海面射击或者支援滩头战斗。而每个阵地之间,又有由蛛网似的交通壕、堑壕相连。

总之,在这块巴掌大的小岛上,已经被筑满了防御工事,如果用“铁桶一样坚固”去形容,也是毫不为过的。

鼓浪屿岛上的残留碉堡

战前,31军军长周志坚与91师师长高锐登上了位于鼓浪屿对面的嵩屿半岛石山上,用望远镜观察了鼓浪屿敌情。

此刻,他俩可无心去欣赏岛上的红柚绿瓦与奇石异花,他们所注意的,只是滩头的礁丛、石崖、古城墙,还有敌人修的碉堡、堑壕、鹿砦、铁丝网、炮兵阵地。

高锐师长放下了望远镜时,说道:“这工事修得邪乎,竟然像撒豆子般密密集集的。刘汝明这55军是西北军的底子,打防御战可是有经验的,抗战时它就沿黄河流域防御,淮海战役又调到徐州修了好长一段时间的工事,这会儿,又把这一手搬到了厦门的岛上来了。”

周志坚军长则哼了一声:“汤恩伯挺下本钱的,鼓浪屿这馍馍大的岛子,竟放着近一个师兵力。”

参加鼓浪屿登陆战的我军兵力:

根据敌情、任务,31军决定以91师271团、93师277团、共两个步兵团加强一部炮兵担任渡海登陆作战;

由炮兵14团一个榴弹炮营、军炮兵团一个营,两个炮兵营担任火力支援任务。

进攻鼓浪屿,在厦门战役中的一场佯攻战斗。

但是,战术上所说的佯攻,对于战士们来说,却同样是真刀真枪的厮杀。所以进攻过程中,又要细分出主攻与助攻。而参战的两个步兵团中担任主攻任务的为91师271团。

而该团的前身,就是曾经在济南战役中连续八昼夜浴血、攻克三道城墙的原华东野战军13纵37师109团。因其赫赫战功,被军委授予“济南第二团”的荣誉称号。

按计划,登陆部队分别由海沧嵩屿和屿仔尾出发渡海,攻占鼓浪屿。

战前准备。

打一场渡海登陆战,需要在战前做哪些准备呢?

这些细节,是很值得说一说的。

渡海作战,首先要有船只。而国民党败退厦门时,早就做好了凭借海峡天险固守的打算。故而,敌军拉走了沿海所有的机动船和木帆船,来不及带走的便就地烧毁,还抓走了大批青、壮年船工和渔民。

他们这样做的意图,就是要让我军无法跨海、“望洋兴叹”。

而部队开始刚筹集船只时,由于福建群众大多对我军不了解,能驶船青年人都东躲西藏,还把仅有的船只都藏了起来。

然而发动群众,本就是我军之强项,接下来就是31军为渡海作战所做的准备。

一:筹集渡船只。

为了解决渡海作战运载船只的困难,31军成立了“船管委员会”,各师、团选调了一批能力强、熟悉水性的干部战士,组成了船管大队和中队。在地方党、游击队和厦门大学一批进步学生协助下,展开了一系列工作。

船管委员会由91师派参谋处长赵锋伍和宣传科长铁锋二人负责,采用双官齐下的方法。

一面在九龙江下游和沿海一带深入发动群众,向船工、渔民宣传政策。

一面对那些由于国民党封锁而不能出海打渔、导致生活无着落的船工渔民们发放了救济粮,大力帮助他们的生活。

这样,敌军强行抢船抓人,我军却帮着挑水扫地,送粮送米。这个对比,让群众们一下就看清楚了,谁是坏人,谁是好人。

于是,渔民们很快快就醒悟了,纷纷献出了藏起的船只,还踊跃地志愿要求支前参战。据统计,船管会先后筹集到了木帆船310余只,动员船工1000余人。

同时,为加强渡海能力,军指挥部组织了技术人员,把汽车发动机装在了帆船上,改装出了10余条机帆船。

军辎重营与船管队又在6天时间内将60多只木船用车拖、人抬,从九龙江口的海沧,经几十公里的“陆地行舟”,运往马蛮湾,既隐蔽了作战企图,又保证了部队渡海作战需要,为全军渡海作战创造了重要条件。

二:战前训练。

这是31军首次、也是全军的首次组织渡海登陆作战,对我军来说,有许多问题都是之前从未有过丝毫经验的。

为了解决渡海作战的组织指挥问题,军首长在高屿高地和鳌冠山头,分别召集91师和92师参战部队营以上指挥员和机关干部进行了现地勘察,选择登陆地段和突破点。针对渡海登陆过程中或许会出现许多不可预测的未知因素,发扬了军事民主,确定了“船船靠岸,人人突击,哪里靠岸,哪里突击”的作战指导思想。

无法预料的因素,无法具体准备。但是针对具体滩头突击战斗,必须要踏踏实实地练一遍的。

参战部队作了如下战前训练准备。

师、团及各攻击部队针对自己所担负的战斗任务,组织干部和部分班长、战斗小组长,反复观察敌岛地形和防御设施,明确集结上船地点、航行路线和登陆地段等。

在此基础上,选择模拟地形,进行战前练兵。先陆地、后海上,先分练、后合练,先白天、后夜间,所有的战斗连队都循序渐进地进行了反复演练。

部队的战前训练,着重解决集结上船、航行编队、抵滩突破、纵深战斗等各个环节的组织指挥、战术动作、步炮协同和通信联络问题。

经过周密与积极地针对性训练,可以说,部队对于渡海作战,基本做到了心里有底。

同时,各级后勤部门在地方党和群众支援下,为参战部队作了坚强的保障。筹集了粮草,调拨了弹药,检修了武器。重点还研究了海上救护、器材装备防海水浸蚀和供应措施。并按照两个师主要突方向作战需要,军、师后勤部门组织成立了专门的运输队和伤员收容所。

登陆作战,离不开炮兵支援,军司令部专门组织了支前大队.参加抢修公路、架设桥梁和构筑炮兵阵地等战勤工作。

三:英勇无畏沿海渔民——的渡海支前中队和船工张水锦的一家五口。

部队渡海,必须依靠渔民船工们驾船运送。当组织参战支前船队时,群众们纷纷自发地报名。

而当时被批准参加渡海支前的,共有180多名船工、和106艘船只。而这些船只与船工,被分编为三个中队,每中队由部队抽调人员担任队长,副队长从船工中选派。

船工中有一位名叫张水锦的渔家妇女,她的名字是应该被铭记的!

登记船工和船只的工作一开始,张水锦就同丈夫和3个儿子带头报名参加支前。

当时上级规定:未满16岁和超过50岁的男船工以及女船工不参加渡海战斗。但是,年已50多的张水锦和他年届花甲的丈夫黄进川也跟年青人一样来报名了。

部队上当然不同意这对老夫妇参战,于是不予登记,劝他们夫妇留在后方,可以做一些后勤服务工作。

然而张水锦却坚决要求参加渡海战斗。她理直气壮地说:“我虽然是妇女,但我能司舵,会划船,男人能尽忠报国,难道妇女不行吗?”

最后,在她的坚决要求下,上级只得答应了,让他们一家老少5口人、及她家的两艘虎网渔船参加了支前渡海战斗。

张水锦家的船只被编入第一中队第一分队,她的次子黄富足被选任为一分队副队长。而在整个渡海支前船工队伍中,张水锦夫妇年纪最大,她本人又是这支队伍中唯一的女队员。

渡海支前队伍组成以后,军民便一起投入紧张的海上作战训练。部队战士向船工学习游泳、划船、起帆、司舵的技能;船工则要学习一些普通的作战常识。

为了躲避敌军空中侦察,训练都安排在夜间进行,白天则要隐蔽好船只和人员。

在20天的海上训练期间,张水锦主动要求承担看护船只的任务。上级领导考虑到敌机整天在空中盘旋轰炸,再三动员她上岸防空,她却坚持守护在船上,说:“年轻船工要参加渡海杀敌,应该避开空袭,我已经是年过半百的老婆子了,为了杀敌即使死了,也是心甘情愿的,让我把这些船只看管好,为渡海作战多出一点力吧!”

张水锦的事迹,说明了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因为渔民们最直观感受是:自从解放军来了之后,再也不用向渔霸海匪交渔税与月费了,向海匪交月费。国民党水警队和保甲长们的敲诈勒索盘剥统统没有了。

而解放军不但给渔民们发放粮食,还派出医疗队为渔民医病治伤。张水锦的3岁孙儿生病,就是解放军医疗队医好的。部队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是人民子弟兵,迅速地争取到了民心。

1949年10月14日,傍晚5时。

部队在石美南门召开船工誓师大会,由91师参谋处长赵锋伍作了动员报告,船管大队的三个支前船工中队,负责输送91师271团。

大会结束后,船队离开石美开抵海沧,驶往嵩屿,运载着271团的部队向鼓浪屿前进。

张水锦一家5人、两艘船,都在这支渡海船队中,而她与丈夫黄进川、还有黄长义,三人操纵的那船只驶在船队的最前头。在大会上,他们立誓要夺取“渡海第一船”的荣誉称号。

而乘坐在他们船上的,正是“济南第二团”——271团团长王兴芳和他的团指挥所。

然而此时,气候突变,刮起了东北风,又值退潮,风向与对于渡海行动极为不利。

“济南第二团”团长王兴芳的压力。

军指挥部决定把战功赫赫的“济南第二团”放到这个突击方向上来,就是要让这支敢打硬仗的英雄部队,在这节骨眼上去啃硬骨头的。

38岁的王兴芳团长,个头高大魁梧,四方脸盘、沉稳而坚毅的神情使人一看就知道他是在战争的炉火中炼过,枪炮的铁砧上锻过的人。他是在济南战役时田世兴团长负了重伤后,才调到“济南第二团”任团长的。

由此,王兴芳团长深感自己肩上担子的分量。

因为他是一个身经百战的老兵,清楚地知道一支能打硬仗、打过恶仗之后的英雄部队,在大量消灭敌人的同时,自己也会付出了相当大的代价。在向南进军路上,许多优秀的指战员牺牲了,部队几经补充,解放战士一过来就调转枪口,投入战斗,有的班长还没来得及叫上名字,一次战斗下来,新战友又牺牲了。而眼下要进行的,又是一场之前从未经历过的跨海攻坚。

战前,王兴芳团长仔细地研究了鼓浪屿敌情,深知岛上的地形十分复杂险要,登陆点的正面太窄,仅80米;水中礁石林立,水流湍急,船不易对准靠岸;而敌人防御却异常坚固、火力又强。但别无选择,只能从这个方向强行突击了。可以预测,战斗必将是一场残酷激烈的硬仗。

部队的准备是充分的,战前训练也是有针对性的。人人都明确了任务,上级提出“船船突击、人人突击”的口号,也正是考虑到了渡海过程中的不可预测因素,比如船队是否能全员抵达滩头。

所以,要求每一艘船上的战斗班排,都要把自己当成是主攻,只要是到达滩头,要坚决地进攻。

全团部队分两个梯队登船渡海

团长王兴芳亲率1营、3营为第一梯队,两个营分乘由紧急改装的十几条机帆轮船拖挂的几十条驳船。具体为:每条机帆船牵引五至六艘驳船。

2营为第二波次梯队,乘坐的是无机器动力牵引的风帆船。

渡海过程中的意外。

支援炮兵群向鼓浪屿发起炮击时,1营和3营以师炮兵连组成的一梯队登船出发。但不久后,海上风向突变,刮起了强劲的东北风,越来越不利于航行。

但船队仍然顶着风浪,向鼓浪屿方向坚定地前进着。漆黑的海面上每条船只都挂上了一盏暗红色信号灯。

部队早已按突击队、火力队、支援保障队的编组,作好了详细战斗分工。一队队全副武装战士,身上的弹夹包都塞得满满的、鼓鼓囊囊,他们握着枪、扛着炮,后勤保障队员抱着一副副担架,携带着一箱箱的弹药。

然而战士没想到的是,他们尚未与敌人交火前,首先得与风浪来一场搏斗。

运兵的帆船是靠机帆船牵引前进的,翻滚的波涛中,一条条连接船只的缆绳被绷得笔直,随时有断裂的可能,这是战前没想到的。

“注意,缆绳要断了!”许多船上的战士们像拔河一般紧紧拽着缆绳。

有一只船的缆绳断了,几个战士一边拚死拚活地拉着,一边尖利地大喊着:“不要松手,坚持住!”

又一只船缆绳断了,一个勇敢的战士眼明手快,一手拽着缆绳,一手紧紧抠着船帮边沿,他咬紧牙关,承受这种海浪冲击带来巨大的拉力,试图拉住前方那艘即将远去的机帆船,手指都抠出鲜血来了。但是,还没等其他的人赶上前来帮忙,他就被缆绳拉进了滚滚的波涛中。

拖船与帆船间的缆绳不停地断裂,被绳子连接的船队开始失去了控制。而在这样的风浪中,没有机器动力的帆船,船与船连在一起是非常危险的。

王兴芳团长站在指挥船上,急呼呼地大喊:“还等什么,快发信号砍断所有缆绳。”

这时候,离预定位置还很远,而运兵船队却被迫提前断缆张帆了。

风越刮越大,浪越来越急。载着1营与3营的几十艘帆船在涌浪中忽高忽低,海面上的信号灯一闪一闪,每条船上的士兵们都在拼命摇桨,协助船工稳定船身、搏风斗击,艰难地向着东南方向漂去,原来的队形已经乱成了一团,而这是不可抗力的。

在不可抗力之下,很多船只都被海浪冲得偏离了航向,船与船之间也无法及时有效联系了。

王兴芳团长的指挥船及一部队船只,即将接近鼓浪屿海滩,

“咣、咣、咣”随着岛上敌军几颗照明弹凌空而起,海岸上光探照灯扫了过来,顿时把整个海面被照得亮如白昼。

我军尚未抢滩,就被提前发现了!

于是,敌军的炮火与重机枪刮风似的打向了船队,海面上风浪不减,还多了呼啸而来的弹雨,不断有爆炸掀起的水柱与气浪。而敌军炮兵射击很准,一艘艘船只接连中弹起火。

这时候,唯有冒着炮火坚决前进!

王兴芳团长站在指挥船头,目视着海面,果断地下达了命令:“发信号,各船开始登陆突击!”

指挥船打出了两颗绿色信号弹。

海面上,没有被击中的船只,在弹雨与风浪中想方设法地朝着登陆点扭正着航向,船上每个人都知道,现在不管什么船,谁先靠岸,谁就是突击队。只要两脚一踩在陆地上,什么都好办了。

迫近目标了,风更骤,浪更急。

这时,我后方支援炮火又打来了,一排排炮弹落到了滩头敌军的地堡与工事中,这一阵炮击,为一部分抢滩的我军船只提供了及时地掩护。

“快冲过去!冲过去就是胜利!”船上指挥员在大吼,战士们喊着号子奋力地划桨,向登陆点挺进。

青年战斗模范班——8班的突击。

1连8班的乘坐的是一艘小船,船小、易操控,速度快,行驶在了抢滩船队的最前面。

8班在平时,是团首长们最关注、也喜爱的一个战斗班。班上战士们大多全是一些十七八岁的小伙,团长、政委平时最喜欢这个班。班上全是一些十七八岁的孩子。

年轻,但是勇猛,一听说打仗,这些小伙子们就个个就瞪起了眼,全都敢于刺刀见红。1947年的兖州攻坚战,该班在突破口上同敌人反复拼杀,许多战士牺牲了,但硬是撕开了口子,让部队突上去,战后荣获了“青年战斗模范班”的称号。

这时,8班的小伙子们头戴着缴获的钢盔,一个个腰间插满了手榴弹,手执着上了刺刀的三八大盖步枪。

“班长,咱连里的船都看不见了”,有位战士四周看一眼,只见前后左右都不见船,便忍不住问了一声。

8班长丛慈粗声粗气的回答说:“不管那么多了,谁先上岸,谁就突击。只要上去站住块地盘就不怕了”。

然而话音刚落,桅杆顶上一阵闪爆响。桅杆被打折,但还没有倒下来。帆勉强挂着,摇摇欲坠;船帮也被戳了好几个洞,海水“咕噜、咕噜”从破口处涌了进来。

“快把水泼出去!”班长急声大叫道。

几个战士迅速脱下衣服堵住了窟窿,他们摘下用钢盔、当作脸盆往外排水。可是窟窿太多,水还是一个劲儿往里冒。

“使劲划,船快沉了。”班长高声喊叫道。

船体在慢慢下沉,速度也越来越慢。这时大家操起断桨、木板、取下了背包上的步兵铁锹,使尽全身力气,“嗨哟,嗨哟”地拚命划水。这艘漏着水的小船,艰难地朝岸上一点点地靠近了。

战士吴求生舵位上面摇橹,他一边摇、一边扯着嗓门喊:“使劲呀,冲上岸去揍那些狗日的!”猛地他“啊!”地叫了一声,脚一软,跪在甲板上了。

“怎么啦,老吴?”福州战役时的解放战士张国荣立刻靠上去,他一摸吴求生的腿,觉得粘乎乎的,趁着炮弹的闪光一看,全是血。

“老吴你……流血了……”他的声音有些哆嗦。

“你咋唬个什么,吓破胆吗?没出息,还不撕块布给我。”吴求生却毫在意,他盯着滩头,眼睛像在冒火,厉声地呵斥着张国荣。

张国荣赶紧递过布条,一声不吭地在旁边帮着摇起了橹桨。

这时,吴求生觉得自己不应该对一个刚补充的解放战士发这么大脾气。便用手按了按他的肩膀:“小张,你瞧咱们连,连长排长们哪个人身上没有给戳了几个窟窿的?打一仗你就知道了。要勇敢,现在可是亮本事的时候,别忘了咱们可是青年战斗模范班啊!”

吴求生其实也是个入伍没多久的新战士,但他牢牢记着战前团首长们的一句话。

那时,团长和政委来到班上,闲聊一阵儿后,问战士们:“你们知道青年模范班的称号是哪一次战斗获得的?”

“兖州战役得的呗!”当时吴求生得意地回答。

团长立刻又问:“班上参加过兖州战役的还有谁?”

全班只有班长一个举起手来。

团长看了看,沉着脸说:“他们都牺牲了,这回就看你们这些新同志啦!”

团长的话,像铆钉一样铆在8班战士们的心上,吴求生更是铆足了劲,要在战斗中证明自己。

突然又一发炮弹飞来,击中了船只,炸断了桅杆、气浪把很多人掀到了水里。

当班长和张国荣等人从水里挣扎着又爬上船时,听到了有人惊呼:“班长、班长,老吴被压倒了!”

几个人七手八脚地把倒下的桅杆掀到了海里。班长扶起了被压着的吴求生,一摸鼻子,这位勇敢的新战士已经没有了呼吸。

这时候,小船已在浅水了,班长第一个跳了下去,战士们也一个个跳下船,越过浅滩,冲上了滩头。

敌军的机枪向滩头不停顿的射击。

有两个战士穿过烟雾,刚冲到铁丝网跟前,就被地堡里的机枪子弹撂倒了。他们身子向前一扑,被挂在铁丝网上了。

丛慈班长掏出两个手榴弹,一边朝前面扔去,一边大声叫:“张国荣,快去把铁丝网砍掉!”

张国荣早先一听枪炮声就发慌,此刻看到身边战友一个个倒在血泊中,两眼顿时全红了。

班长投出的两枚手榴弹刚炸响,张国荣提着破障的大刀,几步冲到了铁丝网边。他用双手握着刀柄一阵劈砍,就把铁丝网给砍断了。于是,他们两个人趁着硝烟冲了进去。

敌军的机枪火力地堡严重威胁着滩头,班长要去炸掉这个地堡,他大喊道:“张国荣,你掩护我!”

但班长还没来得及掏出手榴弹,只听张国荣喊了声:“我去!”

喊声未落,张国荣已经跃出去了。他也提着手榴弹,利用坑坑坎坎,一会儿跃进,一会儿匍匐,飞快地接近着。离地堡只五六米远,他刚一个箭步跃起时,地堡射孔里打出了一个机枪点射,把他给撂倒了。

“张国荣…张国荣!”丛班长大喊着扔出一个手榴弹,趁着爆炸蹿到他身边,一个翻身把张国荣拉到一个洼部里。

但张国荣是胸前中弹,他的嘴角抽缩着,已经说不出话了,忽然头一歪,闭上了眼睛。

青年战斗模范班的战士几乎全牺牲了,只剩下了班长一人。

丛班长掏出了四枚手榴弹,他咬着干裂的嘴唇,两只手搓着四枚手榴弹,先朝地堡外扔出两个,刚爆炸又扔出一个,然后,他一个猛子扎到地堡上,把最后一个手榴弹塞进射孔里。

火花一闪,一阵爆响,地堡哑了。

丛慈班长又站起来准备向前冲,但远处又来了一阵机枪扫射,班长也倒下去了。他咬着牙忍着痛,一步一步吃力地朝另一个火力点挪动着,但一会儿后,再也爬不动了,鲜血从他的头部大量地涌了出来。

田副团长和2连1排的战士们。

指挥员有靠前的传统,271团的田副团长,就在1营的指挥船上。

但是船被炸翻了,船上的人都落了水。

团部警卫员小张在水里游着,边游边叫喊着:“田副团长,田副团长?”

“我在这儿。”田副团长抓住一块漂在海面的木板,好不容易将小张拉过来。他们在波涛里漂荡着。

“副团长,你看——”小张用手指指后方:一艘木船正朝他们驶过来。

“往这儿来!我是田副团长,把船靠过来!”

船上的人一听海里有人叫喊,立刻把舵向右一摆,靠了上来,七手八脚地把他们俩拖上船去。

“你们哪个连的?”副团长看到船上只有二十来个人。“是2连1排,我是排长刘重武。”他浑身上下也都湿漉漉的,钢盔也没有带。

“其他船呢?”

“都叫风给刮散了,见他妈的鬼了!”刘排长气呼呼地说道。

田副团长说:“就是一条船也得坚决突上去!现在船上的人都听我指挥。”

木船冒着弹雨破浪前进,篷帆被曳光弹穿得满是窟窿,还燃着一点一点的火苗。

“你们把武器都检查好。要多带炸药包和手榴弹,一上岸就跟敌人猛拼。”田副团长下着命令,一面对排长刘重武说:“现在还有21个人。你带一个组,我带一个组,一上岸咱们就左右夹着打。”

“靠岸了。”船工大声叫着。船底咔嚓一声搁在沙滩上。战士们扑通、扑通跳下齐腰深的水里,向滩头发起冲击。几个战士刚冲上滩头,就被机枪打中,倒下去了。

“散开,队形散开!”田副团长这时候就像一个普通步兵,他拿上了一支冲锋枪,身上插满了弹匣,挂着手榴弹,一边射击,一边大喊着让战士们散开队形。

他身先士卒地冲到队伍前头。一会儿卧倒、一会儿跃进,时而端着冲锋枪扫射、时而再摔出几颗手榴弹。副团长的榜样,给了战士们无比的勇气。

夺占滩头阵地。

前方有三个地堡,用交叉火力挡住了冲击道路,队伍被压制在了沙滩上。敌军机枪打在礁石上、迸出火星、碎屑四溅。

“第一爆破组上!其它火力掩护。”副团长一声令下,立即有两个战士抱起足有25斤的炸药包冲了上去,转眼就钻进弥漫的硝烟中。这两名爆破手迂回前进,动作十分敏捷、灵活,眼看就要靠上地堡了,

但是,敌地堡边的工事里突然扔出了一排手榴弹,爆炸声中,一个战士被气浪掀倒,另一个的炸药包被弹片击中引爆了……。

田副团长的心猛地一揪。他转身正要喊第二组时,只见一个满脸硝烟的战士抢上前来,大声说道:“副团长,我去!”

借着照明弹的光亮,田副团长才发现了,原来这是2连文书小李,淮南战役的时候,还给自己当过警卫员呢!但副团长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小李已经携起一个炸药冲进了火光和硝烟里。

小李虽然是文书,但军事技能全面过硬,他在弹雨下一会儿滚进、一会儿匍匐前进,爬一段、又跃进几步,成功接近了其中一个敌地堡,他卧倒地堡边的土坎上,连续朝地堡前侧扔过去两个手榴弹,然后趁着烟幕,一纵身扑到地堡前,把炸药稳当地放在地堡顶上,一拉火管,往后翻身滚下来。

“轰”的一声,地堡给炸塌了。

卧在滩头上的十几名战士迅速突上去,并连续拿下了周围的另外两个地堡。至此,这支小队伍为自己在滩头夺取了一个立足之地。

拿下了三个地堡。田副团长立即命令战士们抓紧时间清点弹雨、抢修工事,因为敌人很快就会反击。

大伙儿把受伤的同志抬到地堡里去,然后立即利用敌人的壕沟,紧张地挖着简易掩体,垒起土坎,并打扫清理了敌军工事里的弹药。

“后续部队还没上来,大家注意注意节约弹药,我们要守住这个地方。”田副团长撸起了袖子,一边检查一边说道。

只隔很短的时间,敌军的反扑就来了。

先是一群迫击炮弹飞落下来,爆炸声中,不远处又出现了无数的黑影晃动,敌军步兵冲锋也来了。

田副团长指挥队伍隐蔽好,避过炮击,把敌兵放进50米再射击。

待敌军靠近时,一阵机枪手榴弹打过去,很快就击退了敌军第一次进攻。

但敌人显然是不罢休的,一个波次还没退下去,又一个波次的步兵进攻就涌了上来,像潮水一样,一轮轮地不间断冲击着这个滩头阵地。

必须在我军大部队上岸前夺回这个阵地,敌军也是清楚这一点的。

敌步兵成群结队的扑了上来,排长刘重武端着一挺机枪从掩体里站起来,没命的扫射着。

然而敌兵越来越多,战士们上了刺刀,纷纷跃出工事,同敌人展开肉搏战。

滩头血战一场接着一场,但是后续部队仍没有上来。

当又一次击退了敌军反扑时,这支冲滩时一共21人的小队伍,只剩下七八个没有负伤的战士了。很多人伤亡了,刘重武排长已经牺牲。

这时,敌军又来了。百来个敌兵从山头上再次冲下来,他们边前进边喊话:“快缴枪吧,你们没路走啦,被我们包围了……”

田副团长也负了伤,他脸上、身上全是混合着泥土的血。队伍弹药已尽,但他仍然斗志昂扬地为大家鼓气:“同志们!有什么家伙就操什么,咱们一定要坚持到后续部队上来。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用刺刀杀出个威风来!”

风高浪急的海面上,后续部队仍然无影无踪。

田副团长决心与敌人拼到底。但是,他的警卫员小张和曾经为他做过警卫员的文书小李,却不允许首长牺牲在这里,他俩突然强行拽起了副团长就往海边拖。

田副团长挣扎着怒吼:“你们这是干啥?快撒手,别拉我!”

“副团长,这里有俺们,你应该去赶快联系部队!”二人说着,使劲地把副团长往海边拖。

“你俩混蛋,放开,快撒手!”田副团长脸都憋红了,他当然明白这俩警卫战士的心思。

俩人却根本不管副团长的踢打喊骂,只是又拽又扯,硬把副团长拖到了海滩上,使劲往海里一推,又随手扔去了一块滩头上的木板,大声喊道说:“副团长,俺们一定坚持到底,放心吧!”

话音刚落时,田副团长已被汹涌的浪涛卷向了海中,他在水里拼命地想游回岸上,但是被浪潮越卷越远。当他看着滩头上一闪一闪爆炸火光,想起了那些英勇无畏的战士们,忍不住已泪流满面。

最后,滩头阵地上的战士全部牺牲了。我军解放厦门后,通过审讯俘虏,了解到了最后一个牺牲的战士,是田副团长的警卫员小张。当时他弹药已尽,力气也在肉搏中用光了,退到了一处石崖上,被一群敌兵围住了。敌人想生擒他,但他瞅准时机,一把揪住了身前一位敌兵,猛地纵身向外一扑,两个人一起坠下了悬崖。

王兴芳团长牺牲记。

波浪汹涌的海面上,运载着登陆部队的船只很多都不见了,有的让风浪卷着漂走了,有的被击毁了,剩下的船只仍然艰难地在涌浪和炮火里挣扎,努力向滩头忽近忽远地靠拢着。

敌军接二连三地打起了照明弹。把海面和滩头都照得白惨惨的,各种炮火朝海上的船只猛烈轰击。

“2营上来没有?” 王兴芳团长站在指挥船头焦急地间。

“还没有呢。”一个参谋回答。

“怎么搞的,快点联系!”

王团长此时心急如火烧,滩头上激烈的枪声撕扯着他的心。这表明第一梯队已经有部队上岸登陆,现在正是需要预备队支援的时候。他紧闭着嘴唇,身体像铁铸的一样挺立着。把帽子往上一推,解开了衣扣子,两眼火辣辣地观察眼前的情况。

这时候,参谋来报告了。

原来,担任第二波次登陆的2营,乘的全是没有机器船牵引的帆船。船队刚一出九龙江口,急风卷着巨浪冲向船队。船队开始偏离航向,被风刮向东南漂走了。

“怎么搞得?二营偏了方向啦!”王团长情急之下说,“快发信号,叫他们落帆向左划。”

“不行啊,船一打横就要翻的。”

这时,第一梯队的1营和3营情况非常不妙,全团还在海面上的几十艘船被刮得满海都是,有的被吹回去,有的朝屿子尾方向飘走了。只有少数船只冲上了滩头,而预备队又上不去,等于战斗失去了后劲,在滩头突击的部队已经陷入了险境。

“团长,2营联系不上了。”参谋们焦急地报告着一个个情况。

“继续联系!咱们船往前靠。1营已经有的连队登陆了,咱也得赶快上去!”

这时,又有几发照明弹打来,照亮了附近的区域,王兴芳团长趁着光亮看到,海面上到处漂着子弹箱,被打碎的船板、背包、尸体、篷帆的破片……这让他心里愈发揪紧、牙根咬得蹦蹦响,他命令指挥船:“加快速度!现在咱们的船也是登陆战斗船,每个人都要操起家伙准备战斗。船靠在哪里,就在哪里突击!”

船上的参谋,警卫人员,保障人员,全都披挂上了装备,端起枪,腰间插上了手榴弹,人人双眼虎视着盯着火光闪闪的滩头上。

指挥船单刀直入,冲过水柱,闯过炮火。而船上掌舵的,正是英勇的渔家妇女张水锦,以及其夫黄进川、其子黄长义。

眼看离岸只有100米时候,一颗炮弹在指挥船边爆炸了,黄进川和黄长义中弹倒下;二人血如涌泉,瞬间染红了船板。

张水锦眼睁看着丈夫与儿子倒在血泊中,但她却无法去扶一把,她用手拉着帆绳,一咬在了嘴里,两手使劲把稳了舵,此时,她就像一尊海神的塑像。

“船头机枪开火。下船后,迅速向东插。”王兴芳在船上下着命令,船上所有的干部战士都拿起了炸药、手榴弹、机关枪,有的拔出了手枪。

“咣”的一声,又一枚炮弹命中船帆,帆绳被打断,风帆“唰”地落下来。

在这一刹那间,五十多岁的张水锦阿婆尖声高喊一声“帆”,便以惊人的速度纵身冲上去紧紧拉住了炸断的帆绳。她身子向上悬着,双脚已离开船板。这时,几个战士一齐扑上去,拖的拖,拉的拉,压的压,才把篷帆重新升上去。蓬帆吃满了风,全速前进。

张水锦仍然沉稳地在舵位上压着舵。她看到边上卫生员把自己的丈夫和儿子抬到一起,战士们摘下了帽子。最不幸的事情发生了,她用牙咬着颤抖的嘴唇,鲜血都咬出来了。

但张阿婆一动不动地紧紧握着舵把,操控船只直驶滩头。然而,一排机枪子弹打在船桅、船帆和船帮上。张阿婆也中弹,她身体剧烈地一晃,趴在了舵把上。鲜血从她的衣服里流了出来。

“阿婆!阿婆!”几个战士赶紧跑上去,帮着她拽着帆绳,要把她扶下来。可她的手猛一推,使尽全身力气跪起来,又牢牢地扶住舵,脸腮紧贴着舵把,吃力地对战士们说道:“大军,你们快冲上去,一定要把那些国民党兵全部杀光啊!”

张水锦一家三口,为解放厦门献出了生命。

这时船只离滩头只有50米了,架在船头的机枪也开火了,

“开火!”王团长一声令下,船上所有的武器都开火了。离滩头只有50米了,但敌军岸上的火力也集中打了过来。突然,船体一震,“咣”地一声,又一发炮弹打中船只,火光闪处,王兴芳团长在爆炸声中倒下了。

警卫员小杜立刻抱住了团长,想用手捂住他的伤口,卫生员也迅速地赶过来包扎。但王团长的头部负了重伤,眼睛、鼻子、耳朵都在流血,眼看着就不行了。

“团长,团长,你醒醒……”警卫小杜都快哭出来了。

小杜记得,部队南下参加漳厦战役之初的时候,团长的爱人已经快临盆了。而这一次部队登船出发前,小杜听到了团长与政委的谈话,团长说,“要不是这一仗,俺非到留守处去瞧瞧,按日子算,孩子生下来都快三个月了。”

王兴芳团长这时嘴巴微微颤抖着,非常吃力地吐出两个字:“登陆!突击!……”当他呼吸停止时,右手还紧握着那支美式橹子手枪。

日光岩下的血战——师炮兵连的突击。

作为登陆部队的火力支援力量,师炮兵连的船只被大风吹散了。

炮连指导员赵世堂带着一个排,乘坐在一条已被烧掉了风帆的木船上,迷失了方向。

他们这个排本来携带着两门战防炮,但是爆炸气浪与波涛带来的剧烈晃动中,两门炮都被掀到海里去了。船工牺牲,航行失控,船只随潮漂流,偏离了登陆点,旁边也看不到其他船只了。

但是,赵世堂在火光中仍然能看清楚鼓浪屿的位置,他这样激励着排里的战士们:“同志们,现在只剩我们一条船了,又迷了向。但不管怎么样,咱们仍要靠岸,在哪里靠岸,咱就哪里突击——没有炮了,就像步兵老大哥那样,坚决与敌人干到底。”

“指导员,你下命令吧!只要活着咱就不趴下。”有十来个战士纷纷回答着,他们手里都拿着冲锋枪,胸前挂着鼓鼓的弹匣包。炮连在登船前,都配上了枪支,准备万一炮打不出去,就当步兵使了。

“准备战斗!不要说话!”

小船眼看要靠岸了。但一个浪头打过来,离岸又远了。于是,船上所有的人操起舟楫,拚命地划着水。离岸滩越来越近,但船身却插在两个礁石间缝里,猛一晃停住了。

这一块滩头上,却是静静的,只听到浪涛拍岸的响声和远处传来的枪炮声。

“这里是啥地方?”一个战士轻声问。

赵世堂指导员抬头看去,见前面礁石纵横,说道:管这是哪儿,先上去再说。

战士们背上了武器,一个接着一个下到水里,悄无声息地游上了岸滩。

穿过礁石,迎面竖着一堵峭壁,足足有十多米高,战士们在崖下抬起头,伸长了耳朵听,却没听到有啥动静。大家互相瞧着,谁也不说话,都在想:这里怎么没有敌人?

赵世堂判断:可能是绕到了登陆点的背面。而这里地形险恶,敌人可能也不多。他马上就做了决定,就从这里爬上去,直插纵深,策应登陆的部队。

“把绑腿解下来。”他小声地对大家说。

战士们迅速扯下绑腿,一根一根地接成一条长长的带子。“好了。大家注意,我们从这里爬上去,随时准备战斗。”说着,赵世堂把冲锋枪挎在了背后,转身把带子往身上一缠,开始了攀爬悬壁。

在黑夜攀崖,是非常危险的,稍有不慎就会粉身碎骨。然而赵世堂作为指导员,他觉得自己理所当然要第一个上。

黑暗中,他摸着每一个石棱,每一道石缝,每一根小树丫,用胸脯贴在石壁上,一步步,一尺尺地爬着,终于成功登了顶。

然而,刚攀上绝壁,前面忽然发出一阵惊恐的叫声:“共军从这里上来啦!朝那里打啊!”

接着,步枪子弹“嗖嗖”地飞来了。

赵世堂迅速地把绑腿带子拴在石头上,一头扔了下去,向崖下高喊道:“快上!”一边,他立即朝敌人方向扔出两颗手榴弹,接着端起冲锋枪一阵扫射,压制住了敌军的步枪火力。

然后,他又往前靠了几步,利用一块突出的石头为做依托,继续用冲锋枪射击掩护全排攀崖。

战士们一个接一个迅速爬上来了,各自寻找有利地形,瞄准射击。

“准备手榴弹!”赵世堂向战士们大喝一声。

大家把枪一搁,掏出手榴弹,勾好拉环。有的一面射击,一面准备手榴弹。“投!”,十几颗手榴弹纷纷脱弦飞去。战士们立刻跃起,借着手榴弹炸起的硝烟,冲向了敌人。

赵世堂冲在了最前面,他一边冲击、一边机警地寻找射击目标,并观察排里战士们的动作。猛地身边“哒哒哒”,一阵机枪声,他一看,两个敌人就卧在他的不远处,的地方向战友们开火。

眼明手快的赵指导员一个箭步窜到机枪跟前,飞起一脚踢翻了机枪,紧接着枪口一压,一个点射将这俩敌人报销了。

“冲啊,前面就是日光岩了,!”

顺着指导员的喊声,大家一抬头,只见前方树影里突出两块巨岩,一高一低,原来他们竟是摸到了鼓浪屿中部日光岩下。

日光岩

“快上日光岩!冲上去就是胜利!”

赵世堂呼喊着,直向这个敌阵地制高点冲去。他顾不得身边还有几个战士,只是一个心眼儿往前攻击前进着。

而敌人当然要守住这个重要阵地,一群一群的敌兵开始反击了,机枪与迫击炮刮风似的打了过来。

赵世堂手中的冲锋枪子弹打光了,他从地上捡了一挺敌人逃窜时丢掉的机枪,不一会,机枪子弹又打光了,他就一颗一颗投着手榴弹。

冲到了日光岩山脚下时,他身边只剩下了五六个人,排里其他战士都牺牲在冲锋路上了。

“指导员,现在怎么打?”几个战士抹了抹满是烟火的脸问。

“不能停,立刻冲上山去!”

于是,赵世堂就带着这区区几个人,又向山上发起了进攻,这种无畏的勇气,是敌人怎么也想不明白的。

敌军发疯似的从山上扔下一排排手榴弹,把埋在石头边的汽油桶打着了,有几个汽油桶爆炸了,赵世堂和他的几个炮兵排战士全部陷入了火海中。他们的衣服着了火,就在地上打几个滚,但是火没灭掉,就干脆脱掉衣服,光着膀子,又从火焰里冲了出来。

“万一炮不能使,我们就像步兵一样战斗——这些炮兵们实现了自己战前的誓言,他们的勇猛一点儿也不逊色步兵。

然而,这是一场没有后援的战斗。终究是寡不敌众,这些勇敢战士一直坚持到了肉搏战,最后全部牺牲了。

赵世堂身负重伤,他用那挺打光了子弹的轻机枪撑着身子,支持着不让自己倒下去。现在就剩下他一个人了,周围倒着一个又一个战友的身躯。

一群敌兵端着刺刀向他逼来,怪叫着要抓活的。然而敌人不知道的是,赵世堂身上还留着一枚手榴弹,这是用在最后时刻的。

赵世堂平日里,总是对连队的战士们说:“解放军每个人都是英雄好汉”“参加了解放军,活是队伍上的人,死是队伍上的鬼。”此刻,他看着地上一个已牺牲的战士,他们毫无畏惧,勇于战斗,敢于以寡击,他觉得自己与战士们真的全是好汉。

当赵世堂猛然把枪一摔,掏出手榴弹拉开火弦,高高举在手里时,围上来的敌兵们吓坏了,有的转身就跑,有的连逃都忘了。

手榴弹爆炸了,赵世堂这位英勇的炮兵连指导员,战斗到了最后一刻,与敌人同归于尽了。

后记

鼓浪屿登陆战,战斗规模不大,但是打得无比惨烈。

由于风浪因素,主攻的“济南第二团”第一梯队大部分的登陆船都被风吹走了、或被炮火击毁了;只有少数船只,和少量部队冲上了海滩,他们血战到底,但没有支援,后继无力,团长和政委全部牺牲。

第二梯队一直在海上与风浪搏斗,无法及时投入。

而配合作战的277团,从屿子尾起航后,也遇到了强风,多数船人也被急风卷走,无法及时登陆。

战斗已经无法继续下去。

这时候,我军对厦门岛的总攻已经发起了,31军军长周志坚果断决定,停止对鼓浪屿的攻击。漂在海上的部队立即转入对厦门登陆作战。

10月15日,对厦门岛的渡海作战全面打响。两天后,91师再攻鼓浪屿,大部队成功登岛,全歼岛上敌军,厦门解放。

相关资讯

鼓浪屿游玩全攻略,以后别再说去鼓浪屿不知道怎么玩(建议收藏)

​人生总要有场旅行才算完整,或是说走就走,或是精心计划,就让我们一起去鼓浪屿,来场浪漫的旅行吧。 鼓浪屿一日游攻略 素有“不游鼓浪屿,枉费厦门行”之说,鼓浪屿位于厦门岛西南隅,隔500米宽的鹭江与厦门岛相望,这里白日清新典雅,夜色灿烂迷人;

我们熟悉的鼓浪屿又回来了,本周六鼓浪屿上岛人数超过3.1万人次

今天是周六,厦门的天空又惊艳到了众人,蓝天白云,拿起相机对准天空咔擦一下,绝对会是一张很美的照片。7月9日,厦门的天空,蓝天白云暑假来临,天气给力,厦门鼓浪屿又回归当初热闹的模样,截至今天下午15时30分,登上鼓浪屿的人数达到了31888人

厦门鼓浪屿恢复开放,记者带你云游鼓浪屿

重播

鼓浪屿6大景点免门票!游客纷至沓来,鼓浪屿150多家民宿重新开业

重播

文明的坐标|鼓浪屿“遇见音符”

鼓浪屿位于中国福建省厦门市西南隅,岛上海礁嶙峋,岸线迤逦,山峦叠翠,峰岩跌宕。鼓浪屿,又名“钢琴之岛”“音乐之岛”,最盛时,拥有近500架钢琴、近百个音乐世家。鼓浪屿钢琴博物馆里有世界最早的四角钢琴和最早、最大的立式钢琴;八卦楼是国内唯一、

鼓浪屿

校媒记者 安铎鼓浪屿(Kulangsu),位于厦门岛西南隅,与厦门岛隔海相望。因岛的西南海边的一块大岩石,长年累月被海潮拍击,其中间冲刷出一个大洞,潮涨时海浪扑打岩洞,发出如擂鼓的声响,人称“鼓浪石”,鼓浪屿因此得名。在面积不到两平方公里的

史上最全鼓浪屿介绍!看了这篇不用再做攻略!

一个喧嚣的秘密花园1.98亿年前,当鼓浪屿还是一片燕山晚期形成的中粒花岗岩时,它绝对想不到日后的盛名带来的幸福与烦恼。人类的野心带来了几百年的全球化运动,最终在中国闽南海域的这个小岛留下了一片秘密花园。7月8日, “鼓浪屿国际历史社区”正式

厦门鼓浪屿

厦门,是一个让人流连忘返的城市。鼓浪屿就像是仙女眉间的一点朱砂痣。每个来厦门的人,必去鼓浪屿。以500米的鹭江与厦门市区相隔,面积约1、77平方公里,素有“海上花园”的美称。因西南海滨礁穴受浪冲击,声如擂鼓,明代改称鼓浪屿。屿上龙头山、升旗

对于鼓浪屿,这些地方你可能不知道……

鼓浪屿,一个神奇的地方来厦门玩的游客,十有八九会去鼓浪屿。如果要问厦门的标志性景点,大部分人也会先提它!每天码头人潮涌动、船来船往,就能看出鼓浪屿有多火……提到鼓浪屿,你想到什么?日光岩的绝美风景,八卦楼的古老风琴,龙头路的熟悉小吃……其实

这才是鼓浪屿“最佳”的打开方式,厦门本地人一般都不会告诉你

这里是刘小顺的旅行和生活研究所。说起厦门这座热门的海滨旅游城市,很多朋友应该首先就会想起浪漫唯美的“鼓浪屿”。随着现在鼓浪屿越来越拥挤,不仅上岛需要限流,而且体验感也大打折扣,让不少人都感觉很失望。但其实,在厦门,还有一种更好的打开鼓浪屿的

红色之岛,鼓浪屿~

世界文化遗产鼓浪屿有着“万国建筑博览”“音乐之岛”的美誉,文艺清新是这里的代名词。殊不知在革命年代,鼓浪屿凭借其特殊的地理位置,成为中国共产党优秀儿女坚定不移、机敏斗敌的大舞台,上演了一部部“血色浪漫”的经典传奇。鼓浪屿也因此成为“红色之岛

鼓浪屿,还值得一去吗?

文章转载自“星球研究所”鼓浪屿,一座充满争议的小岛。一方面,它是“万国建筑博览馆”、“琴岛”。岛上优美的环境、独特的建筑、浓厚的文化氛围,每年持续吸引着数百万游客。鼓浪屿上八卦楼的红色穹顶十分亮眼| 摄影师@陈艳斌另一方面,它又因过度商业化

欣赏一座岛的苏醒,这也许是你没见过的鼓浪屿

鼓浪屿从晨曦到夜阑都美出天际许多人见过她白天的容颜却少见过她在晨光中醒来的样子这是一条鼓浪屿日出晨游线路也是一份对于住岛游客“早起”的邀约让我们一起跟随文章见证这座岛的苏醒线路:日光岩—日光岩寺—瞰青别墅、西林别墅—姑娘楼—林屋—陈士京墓—

夏天的鼓浪屿,除了热还有什么?

重播

鼓浪屿离厦门这么近,为什么不修桥呢?

第一次到厦门的朋友,一定会有这样的疑惑,鼓浪屿离厦门岛内明明这么近,为什么不修一座桥呢?这样既方便了岛上居民日常生活,又方便游客和市民去鼓浪屿上游玩。不修桥也是政府多方组织及部门经过权衡考量的,归根究底,主要还是以下几种原因:一是为了保护文

友情链接

网址导航 SEO域名抢注宝宝起名网妈妈知道币圈岳阳新闻头条网c语言中文官网卡杜拉咖啡品鉴网曼谷旅游网德夯苗寨旅游攻略蓬莱八仙过海景区抽油烟机品牌网兰博基尼跑车网鸡尾酒品牌网宠物狗品种网飞鸽自行车黄冈新闻头条网深圳新闻资讯网女性彩妆品牌数字人直播资讯网
鼓浪屿旅游网-鼓浪屿是一张烫金的名片,岛上海礁嶙峋,岸线迤逦,山峦叠翠,峰岩跌宕,鼓浪屿明丽隽永的海岛风光吸引着无数游客慕名观光游览,素有“不游鼓浪屿,枉费厦门行”之说。鼓浪屿是一个宁静美丽的小岛,凭借其独特的景色,已然成为厦门名副其实的旅游名片。岛上有日光岩、菽庄花园、风琴博物馆等景点,在日光岩内,可以俯视全岛,将景色尽收眼底。
鼓浪屿旅游网 waihun.cn ©2022-2028版权所有